首页> 腕表资讯> 巴塞尔表展>

重大新闻 整个钟表圈沸腾 拥欧米茄宝玑,宝珀,雅克德罗,浪琴等多家品牌斯沃琪集团宣布退出2019巴塞尔钟表展 明年新表该去哪儿看?

2018-08-30 来源:二手表之家 正在浏览:10人

多家国内外媒体发布了一条钟表圈的重磅新闻:据瑞士报纸NZZ am Sonntag消息,斯沃琪集团老板尼克 · 海耶克先生(Nick Hayek)宣布斯沃琪集团将不再参与 2019 年的 Baselworld(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)全球最大的手表集团斯沃琪将不参与明年的Baselword(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)。斯沃琪集团曾是巴塞尔展最大的参展商。斯沃琪集团的发言人称,钟表业务逐渐变得“更加透明、更加快速和更加自发”,Baselworld的意义和作用正在削弱。

欧米茄、浪琴、天梭所在的全球最大手表集团斯沃琪退出2019巴塞尔


欧米茄、浪琴、天梭所在的全球最大手表集团斯沃琪退出2019巴塞尔


昨天,钟表圈一个重磅消息出现了:世界上最大的钟表集团斯沃琪集团总裁尼克海耶克宣布2019年整体退出巴塞尔钟表珠宝展。这个整体的意思就是,旗下10多个品牌共同撤出,包括宝玑、宝珀、雅克德罗、欧米茄、浪琴、美度、汉米尔顿、天梭等等。这意味着最重要的一号馆一楼会空出一大片区域。

我是在下午看到的外媒报道,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已经被确认,而且消息来自瑞士最权威的瑞士报纸媒体NZZ。随后,HODINKEE上也出现了由Benjamin Clymer写的报道。

巴塞尔钟表展2018年的数据就不太乐观,参展品牌减少了50%,从2017年的1300家减少到700家左右,展览时间也由8天缩短到6天(作为巴塞尔官方邀请的合作媒体,兔子的感受可能会更深,因为今年我的住宿安排都被缩减了,而且取消了延续好几年的船屋)。

而且,每年巴塞尔最热闹的百年灵大派对(属于巴塞尔期间累死也得去的项目)也居然取消了,品牌方表示“这的确省了一大笔钱”。

这两年离开的品牌包括爱马仕、芝柏表、雅典表和摩凡陀集团等等。而且在展览鼎盛期,有不少品牌还自主把展厅搭在展馆外蹭东风,比如LV都要包展馆外的邮轮和特别的居所,开车邀请媒体和VIP一一体验(每年LV的正式午宴对我来说都是极其奢侈的,因为在巴塞尔努力干活的媒体根本没时间吃一顿正常饭,连去洗手间的时间都需要挤)。

其实时尚品牌们的撤离更早,除了LV走了几年外,Fendi也在今年悄悄离开。Dior虽然还留着展馆,但完全取消了邀请媒体来看新品的流程,而是把新品发布放到了巴黎,和时装部分结合在一起。

对于一些时装品牌来说,这个所谓的专业钟表展览显得有点鸡肋,毕竟对它们来说手表属于小门类。但没想到的是,专业制表品牌似乎也有同感,就在今年巴塞尔展邻近结束时,大家还在思考,谁会是下一个离开的?

谁都没想到,会是主力的斯沃琪集团,10多个品牌的展位空缺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离开必然是各种原因综合下的决定,但首先表现出来的一定是成本压力。

斯沃琪集团显然不愿意再分担Herzog & de Meuron昂贵的设计费(巴塞尔展馆的设计方),羊毛都要出在羊身上。展馆新面目出现后,自然大家得为此多掏钱。有报道称,主要展商参展预算大约为5000万瑞郎,包括员工和客人的交通酒店费用(整个Swatch集团估计为4.3亿瑞郎)。

其次,虽然去年瑞士钟表业的出口成绩单是好看的,至少回暖了,以199亿瑞郎收官,比上一年的194亿多了5亿瑞郎。而且最重要的亚洲市场也以4.8%的增幅领先于其他洲,最明显的一个数据是,全球最大的中国香港市场止跌反升,这是强心剂……

但这些数据并不代表,一个实体展出的模式依然能够很好地存在下去。

换句话说,互联网时代,有太多展示产品的方式了,但巴塞尔钟表展的模式已经经历了100年,变动是很正常的。

兔子不说太多的历史,但是可以把展览的脉络挑几个重点捋一遍。

巴塞尔钟表展的参展商包括钟表、首饰、宝石以及相关行业,展览开始于1917年,第一届的名字叫“Schweizer Mustermesse Basel(MUBA)瑞士巴塞尔样品博览会”,最初都是针对瑞士自己的商家。

直到1972年MUBA“Europe's meeting place(欧洲商会的聚集地)”,瑞士钟表博览会向来自德国、法国、英国和意大利的欧洲展商敞开大门。直到1983年,展会才第一次用“Basel”命名,1986年以后,欧洲以外的展商也开始被邀请,当然还有欧洲以外的参观者。

它逐渐从一个瑞士的展览变成全球钟表珠宝业的狂欢。

展览起源于“马车时代的尾声”,在那个时候,商人们要慢慢把自己的产品运来一个地方集中展示,而且在当时,这确实是最好最方便的办法。而这百年来,展现产品的方式并没有根本性改变,直到互联网时代快速到来,冲击早在几年前就预示了。

相对于中国市场,欧美人对于互联网的反应并没有那么快,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可以看到在欧洲纸媒依然强势,载我们的大巴司机一有空闲会停下来看着报纸,手上拿着的是翻盖手机。这样的情景在中国很难想像。

但目前瑞士钟表很大的消费群体在以中国为主的亚洲市场,展现模式和接受模式之间已经出现偏差。

也就是说,我们有越来越多的方式接受新的信息,比如网络直播,或者在各个市场单独做产品发布,而不是非要一群人飞大老远集体去看表。

另外,海耶克也表示暂时没有打算去SIHH,也就是说,斯沃琪集团的初衷还是认为这样在巴塞尔做实体展示的模式“性价比”太低了。

这比起早两年,不少品牌纷纷出逃SIHH更严峻,后者被认为是避开巴塞尔的无用流量(“无用”是指跑量和高端之间的不兼容,不要误会),做中高端的精准生意。

这个消息一出,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两大门面——百达翡丽和劳力士,当然还有LVMH的4个巨头。目前,劳力士和巴塞尔官方的合约还在有效期内,不出意外,以劳力士一贯的稳健风格,应该不至于退出,百达翡丽在今年展会结束时也表明了2019年继续参展,但对于其他还存在的品牌是否会有影响就不好判断了。

但是,小编认为(今年已经是我参加巴塞尔钟表展的第10年),这纯粹是业内信息,也就是说,对普通消费者而言并没有太大影响。10年来,我见过红火期品牌纷纷为中国市场特意租酒店搭台,也终究会见到萧条。

100年的实体展览模式总要变,因为时代在变,我们不得不面对,究竟怎样应对,现实会逼人思考。

其实就在今年巴塞尔钟表展结束时,巴展官方人事变动,总经理Sylvie Ritter离职,Michel Loris-Melikoff接替。海耶克也曾表示自己对官方处事方式不满,认为没有充分听取展商意见,多年来一成不变。

至于斯沃琪集团接下来会怎样玩,怎样发布新品以及邀请经销商订货,这个完全不用我们发愁,商家们自然会有对策。据小编了解,斯沃琪集团极有可能选择1月日内瓦表展前后,单独做发布。

至于买表的你们,只管准备好钱包,你终究会在同样的时间,在店铺看到自己想要的产品,就像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
版权所有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

评论列表(1)

哪儿看?手机电脑上看呗

2018-11-09
  0  0
回复:
登录后您就可以点评了

忘记密码?

如有以下帐号也可快速登录

没有二手表之家账号?注册账号

关注微信
关注微信

热词